<rt id="oay8c"><wbr id="oay8c"></wbr></rt><rt id="oay8c"><wbr id="oay8c"></wbr></rt>
<rt id="oay8c"><option id="oay8c"></option></rt>
<acronym id="oay8c"><option id="oay8c"></option></acronym>
<tt id="oay8c"></tt>
? 决胜21一点剧情结局
<rt id="oay8c"><wbr id="oay8c"></wbr></rt><rt id="oay8c"><wbr id="oay8c"></wbr></rt>
<rt id="oay8c"><option id="oay8c"></option></rt>
<acronym id="oay8c"><option id="oay8c"></option></acronym>
<tt id="oay8c"></tt>
<rt id="oay8c"><wbr id="oay8c"></wbr></rt><rt id="oay8c"><wbr id="oay8c"></wbr></rt>
<rt id="oay8c"><option id="oay8c"></option></rt>
<acronym id="oay8c"><option id="oay8c"></option></acronym>
<tt id="oay8c"></tt>

->系統首頁站點->新聞資訊

行業動態

逾百億方南水潤澤北國 南水北調打造黃金水脈

2018-01-03 14:43:09 發布:

據國務院南水北調辦最新數據顯示,三年來,南水北調工程累計向北方輸送優質水114.25億立方米,相當于把100個東湖的水量搬到了北方,惠及北京、天津等沿線20多座大中城市、5000多萬居民。

攤開中國地形圖,你可以看到,西高東低的“三級階梯”狀地形孕育了長江、黃河等大江大河。如今,南水北調工程的建設讓江河“握手”。作為緩解我國北方城市水資源短缺、實現我國水資源整體優化配置、改善生態環境的重大戰略性工程,南水北調規劃了東、中、西三條調水線路,分別從長江的上中下游取水,分三路向西北、華北、華東等地區供水。
  自南水北調東線中線一期工程全面通水以來,已累計輸水達到135億立方米,相當于從南方向北方搬運了超過940個西湖的水量。其中,東線一期工程建成以來,累計向山東調水21億立方米,有效緩解了山東省缺水局面,尤其是保證了2017年膠東大旱供水需求,確保了青島、煙臺等城市的用水安全,維持了濟南泉水的持續噴涌。
  3年來,南水北調中線一期工程已累計向北方供水近106億立方米。中線工程從漢江引水,穿越長江、淮河、黃河、海河4個流域,涉及北京、天津、河北、河南4省市的100多個城市。通水以來,使得沿線受水區北京、天津、石家莊、鄭州、新鄉、保定等18座大中城市的供水保障能力得到有效改善,惠及北京、天津、河北、河南四省市達5320萬人。截至2017年10月底,2016—2017年度的調水任務已經超額完成,同時丹江口水庫水質保持穩定,部分支流穩中趨好。
   南水北調東、中線一期工程全面通水3年來,在保障受水區居民生活用水、修復和改善生態環境、應急抗旱排澇等方面,取得了實實在在的社會、經濟、生態等綜合效益。期間,水質總體向好,東線工程水質穩定在規劃的Ⅲ類標準,中線工程水質穩定在Ⅱ類標準及以上。據統計,3年來南水北調東、中線一期工程受益人口超過1億。并從根本上改變了受水區供水格局,改善了城市用水水質,提高了沿線40多座城市的供水保證率。
   相對應的是,南水北調工程從根本上改變了受水區供水格局,改善了城市用水水質,提高了沿線40多座城市的供水保證率,直接受益人口超過1億人。對城市居民來說,喝上南水的感受是甘甜,水垢少。其中,北京、天津、河北、河南等中線受水區水質明顯改善。北京市自來水集團的監測數據顯示,使用南水后自來水硬度由原來的每升380毫克降至現在的每升120至130毫克。來源:中國水網
   南水北調水逐步置換受水區超采的
地下水和被擠占的生態用水,累計壓采地下水8.2億立方米,生態環境惡化態勢大為改觀。據監測分析,2015年至2016年北京市平原區地下水位回升0.5米,實現了16年來首次回升。與此同時,各地大力推廣工農業節水技術,逐步限制、淘汰高耗水、高污染的建設項目,實行區域內用水總量控制,加強用水定額管理,提高了用水效率和效益。
   南水北調工程倒逼沿線產業結構調整和轉型升級,開創了重點流域治污工作新模式。一方面,使北京、天津、石家莊、濟南等北方大中城市基本擺脫了缺水的制約,為經濟結構調整包括產業結構、地區結構調整創造機會和空間。京津冀等受水區為了提高用水效率和效益,大力發展高效節水行業,淘汰限制高耗水、高污染行業的發展,通過價格杠桿的作用進一步促進節水型農業、工業、服務業發展。